挂墙架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挂墙架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人民日报快递业如何从粗放走向规范

发布时间:2019-03-13 05:00:44 阅读: 来源:挂墙架厂家

随着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,快递业也取得了迅猛发展,但方便大众生活的同时,快递业的问题也愈来愈凸显。快递公司对寄送物品几乎不进行检查验视,违法、违禁等物品也通过快递“流通”起来;给朋友寄礼物,朋友收到的却是“迟来的祝愿”;网购的商品, 快递员常常把快件交给门卫、物业,收货人被撇在一边;收到后想先验货,却被告知先签字后验货,货物破损、丢失的赔偿数额与实际损失相差较大……近日,一个 “申通快递暴力分拣物品现场”的视频在网上热播,更是突出暴露了快递业的问

1. 快递物品几乎不进行检查

●快递公司为了多招揽生意,几近是给钱就给送,大量违生日聚会小说法、违禁物品由此“流通”

春节将近,北京的小唐要寄一些衣物回老家,就选择了北京市西城区一家快递公司。在上门取货时,快递员只是简单地问了一下“寄的是什么”。在得到 “衣服”的回答后,快递人员让他简单填写了一张单据。称重,收费,从头至尾,快递员没有检查邮寄物品,也没有提出检查的要求。小唐摸索着问:“不用检查 吧?”快递员爽快地回答:“不就是衣服么,没必要。”随即骑着电动车拂袖而去。

小唐的奶奶得了肩周炎,去年夏天他曾通过这家快递公司寄送药物回家。当时他去了这家快递公司,只见公司外面停着许多电动三轮车。他走进公司发 现,狭窄的空间里杂乱无章地堆着大小不一的邮寄物品。一个女工作人员问他:“要寄的是什么东西?”小唐回答:“药物。”服务员便不再问甚么,谈话的重点随 即转移到讨价还价上。全部交谈进程中,快件与地面撞击的“砰砰”声不绝于耳。

事实上,与邮局相比,许多快递公司在接受快递拜托时并不对货物进行开包检查,看似尊重客户的隐私,却不但可能伤害客户利益,而且留下了安全隐患。很多快递公司由于未对货物进行严格检查使得一些违禁品得以“流通”。

2. 物品丢失破坏时有发生

●先签字再验货,是快递行业的惯例,收货人常常是在签了字以后才发现物件破坏、丢失

2010年12月15日,家住海南省海口市的郭女士遭受了这样一件事:郭女士的朋友从温州通过快递公司邮寄了1只价值万余元的黑色香奈儿包给 她。可是,朋友的好意并石黒京香照片没有能够给杨洁linda合集郭女士带来好心情,朋友邮寄给她的皮包不是快递人员亲手交给她签收,而是由她工作所在大厦的物业人员转交给她的。郭女士 当着物业人员的面打开快件验货,结果发现包的外扣已断掉。“我又没有拜托物业代签快件,为何快递公司不交给本人签收?”郭女士愤然致电快递公司客服人 员询问此事。随后,负责寄送的快递员来办公楼找她,但表示也没办法解决此事。

尔后,快递公司营业部的主任出面,但问题依然没有解决,该主任辩称:“当时我们检查过邮件的外包装,没有出现运输进程中的挤压破坏等问题,所以不予赔偿。”主任向郭女士表达了歉意,表示“最近邮件进出量比较大,希望她能理解”。

皮球又被踢回给了郭女士,只是,我们不知道谁来理解郭女士。

3. 赔偿与实际损失相差较大

●运送的货物被破坏,但是快递公司的赔偿却快不起来

近日,江苏的薛女士在315电子投诉网上陈说了自己的遭受。她在淘宝网上购买了一张大木床。但是收件以后,她发现木床的质量不尽丰胸的照片如人意,因而就 与徐州的卖家联系退货,并最终究2010年11月26日拜托申通快递将床寄回徐州。令薛女士想不到的是,与自己轻松付款、货物平安到达不同的是,货物“返 乡”和自己求偿的进程却异常艰苦和耗神。

经手薛女士退货的是申通快递常熟分公司的员工小费。小费告知薛女士,如果薛女士用自己的包装来包装木床,货物如果产生破坏责任不好辨别,建议使用快递公司的包装。薛女士采用了小费的建议,使用了快递公司的包装,并支付了240元。

11月30日,徐州的卖家收到了薛女士所购木床的床头,但床头部份已压断;12月4日,卖家收到了床板,而床板也已被压断。卖家向薛女士提出 了赔偿要求,赔偿额达400元。薛女士认为责任在快递公司,就向申通快递提出了赔偿要求。快递员小费安慰薛女士,他们肯定全额赔款,并让薛女士向快递公司 经理提出赔偿。但是,经理只答应赔偿100元。

不甘心的薛女士又跟卖家提出协商,卖家也答应赔偿额降到300元。为了相安无事,薛女士提议自己负担100元,申通快递公司负担200元,公司经理口头表示同意,尔后却被快递公司的老板断然谢绝。屡次交涉未果后,该经理不再接听薛女士的电话。

无奈之下,薛女士只得接受100元的赔偿。但是,好几天都没有收到这100元,薛女士质询缘由时,该经理只是推脱说“太忙了忘了”,几次口头答 应“当天送到”,结果都不了了之,并且不再接薛女士的电话,最后手机也停机了。再联系小费时,小费也与该经理如出一辙。愤怒的薛女士拨打申通常熟分公司的 投诉电话,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。